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眼看矿业-和你一起关注地质、矿业

鱼眼看矿业:大视角地透视我们会发现  地质、矿业其实与每个人都有关

 
 
 

日志

 
 
关于我

有过矿山工作经历,无意中进入新闻单位工作。开博一为管理自己的资料,二为认识更多矿业界人士。入行十多年,不为对矿业有多大贡献,只愿能为矿业做点事。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咋就这么多矿难  

2016-04-27 17:16:14|  分类: 鱼眼观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矿难反思

1月29日晚上10点50分,在山东平邑石膏矿井下被困36天的4名矿工全部顺利升井,中国创造了世界上第三个利用大口径钻孔成功救出被困人员的案例。
如果单从救援成功这一角度出发,这一案例无疑值得骄傲。但如果从矿山安全的角度看,似乎这一骄傲还是不要的好,因为没有矿难就不会有救援。
站在这一角度,对平邑矿难救援甚至整个矿难状况进行反思,其实比沉浸在救援成功的喜悦中更为重要。
别忘了救援中的安全
1月29日,从晚上9点开始,相信绝大多数中国人都守在了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前。尽管不在现场,但相信人们的心和现场所有人一样,紧张、激动交织在一起,盼的是所有矿工都能安全升井。
也许细心的观众也发现了这样的细节,在5号救生孔旁,一位身穿棉大衣、佩戴胸牌却没戴安全帽的领导从钢丝绳开始缓缴提升开始,就一直趴在井口紧紧地盯着井筒,只到被困矿工即将提升到井口才立起身来。透过整个机台的画面还发现,在机台上除了当班操作工人外,其余人员的无论是领导还是值勤的公安干警都没有戴安全帽。
是否非操作人员到这类场所就可以不戴安全帽呢?记者的另一次采访经历给出了否定的答案。1月29日,记者来到南方寒武系页岩气勘查的车页1井施工现场。这里刚做完场地平整、浇筑完钻机基础,正在进行的是水池修建,整个场地空空荡荡、无任何高架设备,但记者一下车,施工单位、核工业216大队的项目经理赵晓明就拿来安全帽要记者戴上。
显然,进入有高架设备的作业场地要戴安全帽,是有相关规定的。在高架设备未架起来前也要求进入场地人员戴安全帽,应是核工业216大队执行这一规定后养成的一个良好习惯。
记者回顾到救援现场的采访经历发现,不戴安全帽的现象,其实贯穿在救援全过程。记者到现场采访时已是1月11日,现场一台大口径钻机正在作业、一台大口径钻机正停钻进行浮渣处理,但除了各救援队操作人员戴有安全帽外,其余人员包括在现场指挥的各级领导均未佩戴安全帽。
理解这一现象,可能是救援指挥部没有准备安全帽。这多少让人感觉有点讽刺的意味,之所以进行救援,是因为发生了安全事故;但在救援过程中,各级领导却忘了按规定佩戴必要的安全防护装备。
救援现场领导不戴安全帽,还会产生极大的负面示范作用。以这次平邑石膏矿救援为例,在几个关键时间节点上,中央电视台均以现场直播的形式进行了报道,看到领导在救援现场甚至在高架设备下也不戴安全帽,群众该作何感想?难道领导的脑袋就真比操作人员硬吗?就算是真硬就可以不执行安全规定了吗?
执行安全生产的相关规定,无论什么级别的领导,最好养成核工业216大队那样的习惯。
到了该提高采矿标准的时候了
中国矿难多,已经成为众所周知的事实。据国家安全监督管理总局网站报道,2015年截至9月27日,全国煤矿共发生事故256起、死亡420人。
矿难频发,是我国矿业生态的典型现象。有人甚至会说:采矿难免会发生事故。不然,为什么原来各工业部门制订的矿山生产技术指标中,都会有百万吨死亡率呢?
不可否认,给矿山企业定死亡指标,确实存在于中国矿业政策中。但更不可否认的是,当时出台这一政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除受当时采矿技术限制外,还受当时矿产品供不应求的形势制约。
时至今日,这两大因素均已消失,中国也到了提高矿业开采标准的时候了。从采矿技术的发展看,充填法采矿已成为发达矿业国家的选择。采矿过程中,凡没有进行锚杆支护的地方矿工就不能进,也是国际矿业公司遵循的一大原则;从市场供应看,在经过几轮矿业秩序的治理整顿后,我国目前仍有10余万矿山,供大于求已成为中国矿业市场的基本面。
在这种形势下,中国其实迎来了提高采矿标准的最佳时机。而且,利用提高采矿标准来“去产能”,也是政府这只手发挥市场作用的最佳选择。
也许有人会说,如果严格执行所有矿山均以充填法开采的政策,会增加矿山企业的生产成本,再度形成矿产品的市场短缺。
不可否认,这一担忧有合理成份。以平邑石膏矿为例,1吨石膏矿挖出来也就卖三四十块钱,如果再强制执行充填采矿法,投资者基本无钱可赚、只能关门大吉。
石膏矿关门,会形成石膏的市场供应短缺吗?回答前先看另一个事实:据中国电监会统计,2010年全国有1300-1400家电力企业,至2009年全国有4.7亿千瓦装机电厂采用不同脱硫技术、建设了不同脱硫能力的脱硫装置进行脱硫,2010年形成5000万吨脱硫石膏能力。
这就是说,新技术的应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某些矿产品生产的短缺。
而如果从另一个角度看,国家强制实施充填采矿法合理的成份会更多。因为产能消失后,矿产品价格必然上涨,在市场这只无形手的助力下,有能力以充填法开采并获利的大型矿业企业,一定会增加自己的产能以满足市场的需要。大型企业主导矿业市场,这不正是我们几轮矿业秩序治理整顿想要达到的目标吗?
再则,小矿山之所以能够存在,就是因为“矿老板”尽可能地降低了安全、环境、人员等成本。其存在的结局,也只能是肥了个人、毁了环境、坑了政府,一旦出事后政府却要出面买单。这样的矿业,其实本来就不该要。
十八大提出,今后要少用政府的手、多用市场的手。从解决中国矿难频发的现状看,政府的手只有用在提高矿业安全生产和环境保护的标准上,市场的手才会起作用。
提高采矿标准,在所有矿种上推行充填法开采,此其时也。
让专业队伍干专业的事
有矿难就得有救援。
平邑矿难发生后,多个单位上千人从四面八方来到现场参加救援,大家庭中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体现得非常充分。
但在救援现场,仍有一些不和谐的细节出现。来到现场的一支国家救援队,带来的装备不可谓不先进:德国进口、价格高达四千万。既是国家救援队、又有这么先进的装备,本应一进现场就可实施大口径钻探,但让人想不到的是,这一装备竟然是到了现场才开箱、开箱后才发现组装时还差些小配件。更让人想不到的,拥有先进装备的国家救援队,竟然没有人会操作此钻机。为此,不得不调来两名德国操作人员。
这一细节也不得不让怀疑,这支国家救援队平时是否进行过救援演练?新设备购买后是否进行过操作训练?
如果说这让人意外,那么机组人员对地质情况的不专业则在意料之中。因为这支国家救援队毕竟是以煤矿为主体组建的,采矿是强项、钻探是弱项也在情理之中。于是,情理之中的结局也随之出现:在地面与井下建立联系、急需这一大口径钻机贯通救生通道时,施工却出现了埋钻事故。后经山东煤田地质局第二勘探队钻探技术人员处理完埋钻事故后,提取钻头后一测量,井筒内的浮渣填埋竟然厚达30多米,按常规处理方法需耗时8-10天。
一边是井下被困矿工心急如焚,一边是外行施工形成了无谓拖延,无论说人有多焦虑都不会过分。但焦虑之后细想,要避免这类事件的发生,还是让专业人士来做专业的事更为合适。
其实,类似的细节在救援指挥部决定从地面钻探救援孔时就已开始。救人如救火、时间是关键,尽快打通救援通道自然是所有人的心愿,但不尊重科学注定会付出代价。在平邑救援孔的施工中,最早贯通井下的其实是1号救援孔,但由于钻孔穿透两层含水层,且两层含水层的标高要比矿工避难处高五六十米。在一味求快思想主导下,这一钻孔并未进行堵水措施,因而如果提钻极可能形成地下水向下倾泄,对井下对被困矿工形成威胁。为避免这一事故,这一钻孔最终连钻杆也没有往上提,贯通的救援孔最终成为废孔。相反,钻探专业队、山东省煤田地质局第二勘探队,顶住绝大多数人要“快打”的压力,采取吊着慢打、遇水先堵水等措施施工的2号救援孔,虽然终孔时间比1号孔晚,但最终却成为地面最早为被困矿工建立的“救命孔”,并为被困矿工最终成功升井奠定了希望。
可让人想不到的是,第二勘探队所使用的钻机,是所有参与救援孔施工中最老旧、性能最差的一款钻机。
如何让专业人士来干专业的事呢?其实很简单,就是将国家救援队的组建应分成两部分,打通井下救援通道的队伍,以矿山为主体组建;打大口径救援孔的队伍,以地勘单位的钻探专业队为主体组建,且应是具有成功矿难救援经验的钻探专业队伍。在国家矿山救援队伍组建完毕后,还应有计划地进行救援演练,保证救援队伍招之即来、来则能战,对得起国家救援队的称谓。
在救援现场,山东煤田局第二勘探队队长宁方助就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这一意愿。他表示,第二勘探队积累了丰富的矿难救援经验,非常希望能成为国家矿难救援队的一员,在类似的救援中继续发挥好作用。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