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眼看矿业-和你一起关注地质、矿业

鱼眼看矿业:大视角地透视我们会发现  地质、矿业其实与每个人都有关

 
 
 

日志

 
 
关于我

有过矿山工作经历,无意中进入新闻单位工作。开博一为管理自己的资料,二为认识更多矿业界人士。入行十多年,不为对矿业有多大贡献,只愿能为矿业做点事。

网易考拉推荐

勘探红旗高高飘扬  

2009-11-16 19:52:21|  分类: 地质与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0多年前,找矿会战的红旗插满山岭,留下了红旗岭的美名。进入21世纪后,红旗岭镍矿严峻的资源形势与日渐强大的企业发展形势形成了强烈反差——后备资源不足,逐渐成为制约企业发展的短板。今天,新一代地质工作者再探红旗岭,为这个新中国成立后发现的第一个大型镍矿寻找接替资源,激活其持续的发展能力与后劲——

勘探红旗高高飘扬
——吉林红旗岭镍矿接替资源找矿透视
    红旗岭,一个在新中国矿业史中有着重要位置的名字,随着全国危机矿山接替资源找矿项目的实施和屡获成功再一次吸引了人们关注的目光。
    站在红旗岭镍矿7号岩体西坡的松树林前,记者意外地得知,脚下的这片深沉的土地上,长眠着一位地质老人。
    2008年5月12日,吉林有色地勘局徐洪亮副局长、吉林有色地勘局604队队长亢彬、书记黄德占、607队队长李国廉等一行十余人,脚踩积雪,将原吉林省冶金地质勘探公司总经理孙钧的骨灰撒在了这里。“吉林省冶金地质勘探公司是吉林省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前身,曾为祖国找到了许多有色金属矿山。红旗岭是孙总年轻时奋战过的地方,也是承载着他们那一代地质人光荣和梦想的沃土。正因为如此,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向组织提出了唯一的请求——将自己的骨灰分成两份,分别撒在夹皮沟金矿和红旗岭镍矿。”
    讲述这件事情的是吉林有色地勘局局长助理、局副总工程师张俊生研究员,他也是红旗岭镍矿接替资源勘查项目勘查单位的项目负责人。
    “发现—兴起—鼎盛—后备资源不足—矿产衰竭,这是我国大部分老矿山面临的命运。红旗岭镍矿也同样没有幸免。近半个世纪的超强度开采,让红旗岭镍矿因‘贫血’日益孱弱,只有尽快寻找到后备资源,才能让它重获新生。老一辈地质工作者给了红旗岭镍矿最初的生命,我们今天继续奋战在这里,则是为了红旗岭的明天。”张俊生说。
    在红旗岭矿区,已经从吉林有色地勘局工会主席岗位上退休的丁太平,向记者介绍了红旗岭名称的由来和矿山的发展历史:
    1953年,原东北冶金地质局第七勘探队在吉林磐石东部的黑石—呼兰一带进行综合地质调查,在文化村发现含铜、镍超基性岩转石,进一步追索后发现1号含矿超基性岩体。随着工作的逐步深入,当年七队即在这一矿区及外围发现了20多个超基性岩体和众多物化探异常。
    参加会战的地质人望着富家岭、大岭子上迎风飘扬红旗,感慨地说:“以后干脆就把这里叫做红旗岭矿区吧。”于是,一个寄托着地质人对祖国美好未来憧憬的名字——红旗岭诞生了。
    从1953年发现到上世纪80年代,吉林有色地勘局607队、吉中地质大队、吉林地质局专业综合大队、原国家计委地质局航测大队、吉林地质局第二地质调查所等单位的地质人员,先后在红旗岭矿区开展了大量的地质工作,共完成钻探进尺13万多米、水文钻探1000多米、坑探近2000米、槽探9万立方米,完成了大量的各种比例尺基础地质调查工作,先后发现基性—超基性岩体37个,探获大型铜镍矿床1处、中型铜镍矿床1处、小型铜镍矿床4处,累计探明B+C+D级镍铜金属量288.7万吨、铜金属量73万吨、钴金属量6530吨。红旗岭镍矿,也成为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地质人自主找到的第一大铜镍矿。
    1960年,磐石镍矿对1号岩体进行小规模开采,1964年正式建成投产;1971年,以7号岩体为开采对象的富家大型露天矿建成投产。1989年和1995年,红旗岭镍矿的主力矿山富家矿和以1号岩体为开采对象的大岭矿分别结束露天生产转入井下。到2003年,两大矿山的保有经济储量(矿石量)分别只有170余万吨,矿山服务年限也分别只剩下9年和8年。
    而此时,红旗岭镍矿已完成现代企业改组,新组建的吉林镍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联合湖南、广东、辽宁、吉林等省的其他企业,联合设立了吉林吉恩镍业股份公司,并于2003年9月成功上市。
    现实往往会与人们的良好愿望形成差距,红旗岭镍矿也未能摆脱这一窠臼。一边是资源危机,一边是成功上市,企业进一步做大做强遭遇到资源短板的制约。

危矿项目带来新的希望

    透过那片郁郁葱葱的松树林往下看,是已经闭坑的红旗岭镍矿7号岩体。这个长750米、宽450米、深220米露天采坑,已经没有了昔日车水马龙的繁忙生产景象。在寂静中长出零星杂草或灌木的采坑,似乎仍在述说着那段寻找后备资源的历史。
    10多年前,红旗岭人就意识到了资源形势的严峻,“‘镍都’还能开采多少年”的疑问盘桓不去。此后,包括一家加拿大公司在内的各路找矿队伍一拨又一拨,地质勘探、物化探、区域航拍此起彼伏,试图在红旗岭镍矿深部寻找新的矿体。然而,可观的投入并不一定会有可喜的收获,面对一个个钻孔形成的“黑窟窿”,人们不禁慨叹:“矿体在哪里?”甚至有人悲观地断言:“岩体封闭,矿体灭绝,没有进一步钻探的必要了!”
    2004年,全国危机矿山接替资源找矿专项试点项目正式启动。2006年,红旗岭镍矿接替资源勘查列入全国危机矿山专项。2007年5月,红旗岭又一次竖起了一座座钻塔,传来了隆隆的钻机声。
    这是一个以张俊生为总指挥、吉林省有色金属地质勘查院副院长孙超研究员为副指挥的多兵种联合作战的精锐部队:当年勘探红旗岭镍矿的607地质队,负责地质工作;吉林省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608队负责物探工作;辽宁有色丹东钻探公司承担钻探工作。
    望着他们在红旗岭上忙碌的身影,望着迎风招展的猎猎红旗,希望,在红旗岭人的心中再次涌动。
    两年的时光飞速而过。
    在结合最新地质工作成果、系统研究红旗岭成矿规律后,找矿专项在3号岩体外围实施了钻探工程,5个钻孔见到了可喜的铜镍矿体,单孔穿矿厚度累计187.64米,镍资源量有望达到10万吨,可延长矿山生产服务10年以上。
    张俊生告诉记者,这还是以0.3%的工业品位对钻探工程所控制矿体进行预测估算的结果。如果打破我国矿石工业品位的概念,按照矿石开采品位随市场价格浮动的理念估算,镍资源量估计要超过10万吨,矿山的服务年限将得到进一步延长。
    矿石工业品位固定化,一个带有强烈计划经济色彩的矿产资源圈定模式。进入市场经济后,尽管许多地质学家提出的矿石开采品位随市场价格浮动、随开发技术条件进步浮动的建议,一直未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重视与采纳,但许多企业在实际生产过程中已经主动实施了这一新的资源理念。以镍矿为例,在镍价处于高位的近几年,许多矿山已将实际开采品位降到0.1%左右,以前在镍矿随处堆放的尾矿也被重新送上选冶生产线。
    如果说50年前红旗岭的突破,为祖国找到了一个“金娃娃”,那么,50年后的这一找矿突破,则更像一部发动机,为企业进一步做大做强注入了新的强劲动力。今年3月中旬,当红旗岭找矿突破的消息见诸报端后,股市立即给予了强烈反应:从3月17日到4月17日,吉恩镍业股价一直处于45°的上升通道中。

探寻深部找矿的“金钥匙”
    找出隐伏矿,让红旗岭镍矿重获生机,既是矿山人的愿望,更是地质人的追求。
    为此,在全国危机矿山接替资源找矿专项专家的指导下,在与项目承担单位——红旗岭镍矿进行反复沟通后,项目实施单位确定了三大总体目标任务:
    一是对矿区Ⅰ号岩带的1下岩体、3号岩体、7号岩体,开展深部找矿工作,探求333资源量;二是对矿区周边的5号、34号、40号等岩体,开展预查工作,为下一步普查提供依据;三是开展综合研究工作。系统收集和分析已有地质、物化探和勘查工程资料。开展深部岩体产状、规模、形态变化及其含矿性预测,补充完善成矿专属性和成矿模型,指导深部探矿工程施工。
    从总体目标可以看出,危机矿山接替资源找矿专项的目标,不只是要找出一定的资源以解矿山当前之危这么简单,而是要以找矿项目为依托,进一步深化对整个矿区的认识,进而为在老矿山深部找矿找出一把金钥匙。
    张俊生指着办公室内一摞摞有关红旗岭镍矿的地质资料说:“打开红旗岭接替资源大门的钥匙就藏在这些资料中!我们以局业务技术骨干最为集中的地勘院为主体组建了项目工作组,对这些不同时期形成的资料进行了系统研究分析,以确定具体的施工方案。”
    项目组在系统研究分析历史地质资料,特别是近期最新地质工作成果后认为,尽管红旗岭矿区先后开展了50年的地质工作,但以矿区为单元的系统研究工作仍显不足,特别是对已发现的物化探异常缺少工程验证;近年来利用先进物探手段发现的异常,在钻探工程验证缺乏、物性研究滞后的情况下,也无法与已知矿区物探异常对比。因而,红旗岭矿区的深部找矿一直没有出现大的突破。也就是说,如果还是按照传统的理论和技术方法进行勘查,则很难获得良好的效果。
    “只有运用新理论、新技术和新方法,转变找矿思路,才能获得新进展、新突破。为此,我们对症下药,形成了一个以物化探为先导、钻探验证为主体、综合研究全面展开的工作方案,并在红旗岭矿区的地表及浅部找矿阶段,采用了‘三高一低’即磁力高、激电高、铜钴镍次生晕含量高和自电负异常的找矿模式,取得了极好的找矿成果。”吉林有色地勘院副院长孙超介绍说。
    自2007年起,项目组在矿区和周边的物化探工作、在5号、34号、40号等岩体的地质填图及槽探工作全面铺开的同时,以1下岩体、3号岩体、7号岩体南东部为钻探工作靶区的钻探验证工作全面实施。
    钻探验证的结果令人振奋。在2007年完成的5个钻孔中,3个钻孔控制到岩体、2个孔中见到镍矿体。这一结果证实:在3号岩体底部有镍的富集。
    2008年,项目组乘胜追击,完成的6个钻孔中4个钻孔控制到镍矿体。其中见矿效果最好的zk0802孔单孔穿矿厚度累计187.64米,铜最高品位0.33%、钴最高品位0.047%、镍最高品位0.72%。
    同时,物化探工作也取得新发现。在Ⅱ岩带,项目组获得3个磁异常带、15个高磁异常区。
    为了提高物探异常的解释精度,项目组还采用测井的方式,利用已经完成的钻孔进行了物探信号研究工作。目前,相关研究工作正在进行中,相信在这一项目结束时,红旗岭矿区此前积累的物探异常,会在这一成果的指导下获得更准确的定性:有多少是矿致异常、有多少是非矿致异常。
    目前,钻探工程仍在继续。“对于隐伏在地下的宝藏而言,现在只能算是初显端倪。按照目前的情势来看,我们的找矿思路是正确的,如假以时日,我们一定会把那些隐伏在红旗岭矿区的更多宝藏,一个一个地端出来。”辽宁有色丹东钻探公司负责人对记者说。


矿业回暖带热地方经济
    原来稀稀拉拉分布着几个自然村的磐石县富家岭、大岭子一带,因地质人找出了几个宝贝疙瘩而忽地热闹起来,因镍矿而兴,逐渐发展成人口超过3万人的经济重镇——红旗岭镇。如今的红旗岭镇,仅城区面积就达4.5平方公里。
    来自红旗岭镇政府的统计数据显示,早在2005年,红旗岭全镇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已达17000元,折合2099美元,工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为81%。2008年,红旗岭镇生产总值实现29.95亿元,同比增长30%。红旗岭镇的主要领导坦言,从经济主要指标分析,红旗岭镇镇工业发展已进入工业化中期阶段,城镇化水平达到60%。经济和社会事业的快速发展,已使红旗岭镇成为吉林省磐石市的重点镇。
    同样来自红旗岭镇政府的另一项统计显示,红旗岭镇之所以能获得如此发展速度和成就,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对地质工作成果进行了开发转化。统计结果显示,红旗岭镇内有吉镍工业园区,现有工业企业42家,镇域工业企业总资产达38亿元,从业职工5600多人。其中,吉恩镍业股份有限公司是我国第一大镍盐、第二大镍金属生产基地,目前公司资产总额近30亿元,年销售收入25亿元。镍产业增加值占全镇地区生产总值的70%。
    经济发展,直接带动了当地各项社会事业的进步与发展。据红旗岭镇党委书记、镇长李成新介绍,现在,红旗岭镇镇内18.5公里道路有80%实现硬化,主街路和70%的巷路实现亮化,镇内90%的住户通了自来水;5000多户实现集中供热。在2011年前,红旗岭镇还将投资进行17项基础设施建设工程。这些工程除道路广场、供水供气、污水处理等建设工程外,还有总投资3500万元、规划面积3.5公顷的红旗岭镇新区建设项目。李成新充满信心地说:“在未来几年,红旗岭镇要逐渐发展成一个功能完备的‘小城市’。”
    工业发展和城镇建设,同样为当地农民带来了大量的致富机遇。李成新说,红旗岭镇现有大量农民在镇内务工经商,长年在企业打工的农民有一两千人。镇内的两个综合农贸市场,个体工商户有500多个,其中很多是当地的农民。红旗岭镇只有7个村,农业人口1.3万人,而镇区人口有2万多人。众多的城镇人口形成了一个农副产品消费大市场。当地蔬菜、草莓、畜牧产业发展迅速,其中草莓种植园区已经达到12个,共有55栋温室,一个种植户年均收入可达5万元左右。现在,红旗岭镇农民除种田外,75%的农户都有致富项目。
    红旗岭因矿而兴。从带动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这一角度透视,飘扬在红旗岭矿区的找矿红旗,拯救的将不仅仅是一个矿山,还将拉动整个红旗岭镇经济社会全面飘红,甚至是整个吉林省镍业、我国镍盐业的全面飘红。


地质精神与找矿红旗共同律动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记者深深感到:在地质市场火爆的今天,地质人仍将自己最强的技术力量、最好的找矿装备投入到危机矿山项目中,正是地质人再次正视自己特殊社会使命的体现。
    杨锡永,已在吉林有色地勘局担任25年局长,记者采访他时,他马上就要退休了,但谈到红旗岭危机矿山找矿项目时,他的心似乎像燃烧的火焰:“从项目一开始,我们就坚持了一个原则,那就是要用全局业务水平最好的人员、最好的装备,全力以赴地做好这个项目,一定要把隐藏在地下的矿找出来!”
    张文博,吉林有色地勘局副局长兼总工程师。他说:“在红旗岭找出更多的矿,其实是吉林有色几代地质人的追求与梦想。为此,我们特意从608队调回了张俊生研究员,全面负责这一项目。给他的条件是人员在全局范围内随便挑、装备在全局范围内随便调,遇到困难由局领导出面解决。对他的要求只有一个,就是一定要在红旗岭深部找到矿。”
    作为勘查单位的项目负责,张俊生告诉记者,吉林有色地勘局从一开始就将红旗岭项目当成了全局工作的重中之重。局长杨锡永、副局长兼总工程师张文博不仅亲自协调项目进展中遇到的各种困难,而且经常到矿区了解项目进展,给项目野外工作人员更好的待遇、更高的荣誉。
    他还以人员调配为例,向记者说明了局领导对红旗岭找矿项目的重视。据他介绍,为了实现几代吉林有色地质人的梦想,局除将他从608队队长岗位上调到局全面负责外,还从607队调来了总工程师孙超、副总工周树亮。“为了一个项目从两个队调来三个技术骨干,这在吉林有色地勘局的发展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事。”张俊生说:“对局将总工和副总工一起调走这事,607队干部职工的态度也非常鲜明。大家认为,只要能在红旗岭深部找到矿,队上遇到再大的困难他们也会想办法克服。”
    丁太平,现已61岁,是一个已从吉林有色地勘局工会主席岗位上退下来的老地质人。本可在家颐养天年的他,为保证项目质量和进展,让隐伏矿体早日现身,毅然接受了项目质量现场监督的聘任,和一帮年轻人一起挤进了在红旗岭镇租来的现场办公室。
    衣庆凯,红旗岭危机矿山接替资源找矿项目钻探施工单位负责人。在谈到今年钻探遭遇破碎带、已报废钻探进尺近千米的情况时,他只坚定地说了一句话:“只要能把藏在下面的矿找出来,就算赔本我们也会一直继续干下去。”
    孙超,吉林有色地勘院副院长,周树亮,有色607队副总工,项目现场两位负责人。为了项目按期进行,他们和6个伙伴常年坚守在红旗岭找矿工地,即使是节假日也顾不上休息。
    结束了数日的采访,记者站在离镇区大约1公里的山坡上。放眼望去,是生机勃勃的红旗岭镇和已改为吉恩镍业集团的红旗岭镍矿区:一排新建的厂房,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新建成的高大烟囱下,吉恩镍业集团投产不久的1.5万吨冶炼厂正在紧张有序地生产中。记者由衷地感到,是危机矿山接替资源找矿项目,使这个曾经辉煌并一度陷入困境的矿山,再一次崛起,再一次大步前进!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